大胆展穴裸体,大胆展穴裸体图片,大胆展穴裸体视频,大胆展穴裸体下载

第一卷月映天涯 第一章 雪夜横祸 鹅毛般的大雪正自扬扬洒洒的飘着,寒冷的北风一阵紧似一阵,虽是正午时分,可天阴如同傍晚一般。


第一卷月映天涯 第一章 雪夜横祸 鹅毛般的大雪正自扬扬洒洒的飘着,寒冷的北风一阵紧似一阵,虽是正午时分,可天阴如同傍晚一般。

整个世界都化作了一片圣洁的银白之色,与灰沉沉的天空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个看上去不过八九岁年纪的清秀男孩正趴在窗前,望着外边的大雪呆呆出神。

便见一中年男子走到男孩身后,笑问道:『想什么呢? 』 听到声音,那男孩回过神来,转头道:『我在想爹你刚才教我的历史,有点奇怪。 』

『哦。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学习就应该如此多思多问,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 男孩道:『我将这几天所学的综合了一下,发现您所提的国家历史都是最多可以上溯到九百年左右,在那以前的所有历史都是空白,似乎所有人和国家都是突然间同时出现的,这太不合理了,一个国家总该有一个建立过程吧?那么在九百年以前有些什么呢?我查了家里所有的相关史书,却都是没有记载。 』

中年男子似乎有些讶异, 『你才学了两个多月的历史就能注意到这些,可当真是不容易。

不过我也解答不了。

这还是一个历史之谜。

不过有一个传说或许你会感兴趣。

据说在史前,大地之上妖魔横行,有神从天降消灭了妖魔,创造了人类,并为人类划分了所有的国家。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不能真正解释历史,你若有兴趣的话,等你长大了可以到各地走走,考证一下,或许可以破解这个谜呢。 』

正说话间,忽听窗外有一清脆的若银铃般的声音喊道:『蓝天,蓝天。

』一个与男孩年纪相仿,长相甜甜的小女孩已随声夹着股寒气跑了进来,一见那中年男子,眨了眨金黄若圆月的眼睛,甜甜的叫了一声,『蓝大叔 』。

中年男子笑了笑,道:『月亮,又来找蓝天玩啊。 』

小女孩金月亮大力的点了点头,道:『是啊。 』

男孩蓝天摇了摇头,道:『我在学历史呢,不去了。 』

金月亮道:『去玩吧,大家都在村口堆雪城堡呢。 』

中年男子蓝飞扬笑道:『去玩吧,不差这半天了。 』

蓝天这才穿戴起来,金月亮在一旁不住的催促,蓝天一穿好,便迫不及待的拉着蓝天跑了出去,却听到蓝天在问:『他们还在用雪块砌城堡吗?那不成`......。 』

声音越去越远渐被风雪声淹没。

蓝飞扬微笑着望远去的两小,似乎若有所思,却听身后一温柔的声音道:『都这么多年了,还在担心吗? 』 蓝飞扬扭头对身后的中年妇人道:『雅各,你也知道这黄金之眸传说绝非无中生有,当年仰天台一战,你我是亲眼所见的,至今回想起来,我仍是不寒而栗,他们毕竟有一半血统不是......。 』

皮肤白腻滑润,浑不似农家妇人的雅各摇了摇头道:『人还分好坏呢,何况千多年下来,他们的血统中大半都是人类了。

这都快十年了,不还是平安无事吗。 』

蓝飞扬轻抚夫人光滑若缎子的长发, 『说到心胸宽广,我总是不及你的。 』

雅各将头靠在丈夫的肩上,『为了我,你自甘平淡的到这小村中隐居,真是可惜了你这身本领了。 』

蓝飞扬道:『有了你和小天,我还不知足吗?只是小天这孩子自小便古里古怪的,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倒是和月亮那小丫头...... 』。

『倒是和月亮那小丫头挺般配的,都是一样的古怪神气。 』

雅各接口道,『只是小天的身子太弱了,不适合习武,不然...... 』。

蓝飞扬截住了她的话头, 『人应当知足,我们现在不是比那些死去的族人要幸福多了吗? 』 雅各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只什么轻轻的靠着丈夫,脸上尽幸福满足之色。

小屋之内一时沉寂下来,气氛渐馨,正应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

这是一处名为落石的小村庄,是这星散分布了上百个村镇的大草原上极为平凡的一处。

村名来自于村口那块一人多高的黝黑巨石,据传此石是千多年以前从天而降,是否真是如此那就不得而知了,倒是此石有一桩异处,冬日里温润异常,落雪即融,夏日里冰凉宜人,日晒不热,当真称的上是奇石了。

孩子们在村口玩耍累了,多喜欢攀到石上盘坐休息,大石上宽敞平坦,多时可挤下十多个孩子。

村中六七百口人,靠着牧猎耕种为生,生活平静安逸,只是每年秋季帝国的军队都来收走人们一年之中大部分的劳动成果,不过冬季时,村中的男人靠着打猎巾补生活,日子倒也还过得去。

蓝飞扬十一年前携妻子雅各来到此处,当时雅各正身怀有孕,住下不久便产下一子,便是蓝天,此后一家三口便于此处定居下来。

蓝飞扬居不会耕作,但学识渊博,武艺高强,骑射更是一把好手,村中乡民向来敬重好猎手和有学问的人,是以对蓝飞扬一家照顾倒也周到,雅各初到时家务活一概不会,多亏了村中婆媳教导,方才学会了持家之道。

九年前,一个有着金黄色眸子的秀丽女子抱着一个刚刚满月的小女婴来到村里,便是金雨和金月亮母女。

村中人见她可怜便收留了她们。

只是传说有黄金之眸的人具有妖魔的血统,村人对她们母女多猜忌之心,关系便不是那么亲切了,倒是和善温柔的雅各怜她母女孤苦,又同是外来人,对她们多有照顾。

蓝天与金月亮自小投缘,从婴孩之时便在一起玩耍,许多年下来倒也称得上是青梅足马了。

两人拉着手一气跑到村口,金月亮还未怎样,蓝天却是喘得厉害,他自幼体弱,稍一活动便会气喘流汗,金月亮对此也是习以为常。

村口数十个孩子正在兴致勃勃的堆着雪城堡,他们满怀雄心的计划着盖一个可以容下他们所有人的雪堡,然后在里面过冬。

尽管总是有瘫塌事故,但显然没有影响他们的热情,依旧热火朝天的忙碌着。

在帕克·萨尔姆斯的指挥下,他们将雪压成一块块方形的雪块,浇上些水冻住,然后像大人砌房子一样,将雪块砌在一起,但当砌得太高时,下面的雪块往往受不们重压而碎裂,导致塌方。

做为孩子头的帕克·萨尔姆斯才不过十三岁,却长得高高大大的,好像十五六岁一般,他头发是暗灰色的而眼睛却是像天空一样碧兰深遂。

村里人总是说,他的眼睛同他的母亲一模一样,深遂得像无尽的天空一般。

帕克从来没见过他的母亲,也很少听人提起她除了眼睛以外的其他事情,每每问父亲,却要么是默默无语,要么是勃然大怒。

父亲总是抑郁的,常为了一点小事而发火,村中人都 不太喜欢同他接近,但做为最好的猎手,亚历·萨尔姆斯还是享受着村人起码的尊敬,他的缺点也仅是脾气暴躁而已。

做为亚历的儿子,帕克继承了父亲强悍的体格和敏捷的身手。

自从九岁那年帕克将大他四岁的罗蒙打倒在地之后,就顺理成章的取代了他的孩子头的地位。

强者为王的道理在孩子们中自古以来就是得到默认的。

此时,帕克就站在一个小土丘上,威风八面的指挥着他手下的孩儿兵们。

尽管看上去还是兴致勃勃的,但在他的心中早就有些气馁了。

这雪城堡已经盖了三天了,还是没盖成,帕克已经没什么信心了,但作为头领,还是要装作信心实足的样子给手下们做个表率,更何况,安妮·菲亚斯就在一旁看着呢。

和其他几个干累了的女孩子坐在大石上休息的安妮菲亚斯是个有着一头金色的飘逸长发和一双妩媚的暗褐色眼睛的女孩。

同黑发金眼的金月亮的甜甜长像不同,安妮的美貌充满了一种惊人的诱惑,虽然才不过十一岁,年纪尚幼,但举手投足间的风韵竟是不输于的少女妇人了。

安妮是四年前因父母亡故被人送到落石村爷爷家的。

那天帕克刚正将罗蒙打得趴在地上求饶,正得意间,却听见一个悦耳轻软的声音道:『真野蛮。 』

大胆展穴裸体,循声看去,正见一个秀丽绝佳的小女孩正立于不远处的小溪边,微风拂过,流水清清,一时间帕克只以为见到了出落凡世的仙女,以致于什么都忘到了脑后。

这次初会两人都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蓝天与金月亮刚刚跑到村口,雪城堡便又一次崩塌了,雪溅的众人满身都是,好在身上的雪已经够多的了,谁也不会在乎再多一些。

蓝天见状皱了皱眉头道:『这样不行的。

帕克此时心中正烦,听到蓝天如此说,似乎在指责他的指挥有问题,几步从小丘上跑了下来,冲到蓝天面前,大喊道:『蓝天,你说什么。

蓝天倒是没想到帕克因为自己一句话会发这么大火,不禁一时愣住了。

帕克见蓝天不答话,以为他是在故意轻视自已,愈加恼怒,高声道:『怎么不说话,哑巴了吗。

蓝天定了定神,抬起头,漆黑清澈的眼睛直视着比自己高出一头多帕克,平静的说道:『我只是觉得你这么干不对头。 』

身旁的金月亮见帕克如此火大,不禁紧张的拉住蓝天的手,心道:『这个家伙可别动手打人才好,蓝天可吃不住他的三拳两脚。 』

好在帕克倒并未挥动他的拳头,只是大声道:『这么干怎么不对了。

大人都是这么盖房子的,大人还会错吗? 』其实蓝天平时虽然少言寡语,可一向言必有中,是帕克一向所佩服的。大胆展穴裸体,大胆展穴裸体图片,大胆展穴裸体视频,大胆展穴裸体下载

他此时倒也真有向蓝天征求意见的意思,只不过声音大了些而已。

蓝天依旧毫不退让的直视着帕克,道:『大人们用的是砖石,而我们用的是雪,这可大不一样,我觉的我们还应该像以前一样先一个雪堆,塑出外形,再浇水冻住,然后掏空。

要不然雪砖再多冻一下,也比现在这样强些。 』

帕克搔了搔头 ,一时不语,心里细想着蓝天的方法。

金月亮见帕克的脸色阴晴不定,怕他会打蓝天,东张西望,寻找最佳的逃跑路线,忽然尖叫了一声:『快看。

蓝天被她吓了一跳,随口问道:『怎么了? 』顺着她的目光望了出去,却见远处迷漫的风雪中,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急速向村中奔来,在他的后面,一大群矮小的狗样的动物正紧追不舍。

『狼。

不知是谁在喊了一声,这帮孩子大惊失色,哇哇乱叫着往村里逃去。

村中已经有好几个孩子被拖走了,谁会不怕。

帕克刚跑了几步忽听身后有人『哎哟 』叫了一声,随即哭了起来,扭头看去,却是腿脚有些毛病的武田牧夫因太慌张摔在雪地里,害怕的手足发软爬不起来,趴在那里大哭 。

帕克连忙跑了回去,叫道:『哭什么,快起来跑啊。

伸手拉他,想把他拉起来,可武田牧夫长得甚胖,手足又使不出半点力气来,帕克怎么也拉不起他来。

正焦急间,忽又有一人跑到旁边,拉起武田牧夫另一只手,叫道:『拖着他走。

帕克抬头看去,却是蓝天。

当下两人拖着武田牧夫就往回跑,金月亮站在不远处大喊:『快跑,快跑。

她自己却是不肯先跑,见三人跑的太慢,不禁大急,也跑了回去,拽住武田牧夫的衣领帮忙往回拖。

那人与狼来的好快。

这边四人一耽搁,那人已经跑到了他们的身后,见到如此情景,大喝道:『放手。

三人一惊松开了手,那人抓起武田牧夫向村口方向抛去。

这人臂力好大,武田牧夫直飞出二十几米才跌在厚厚的雪地之中。

随后那人如法泡制抓起金月亮扔了出去,这次飞的更远,幸好雪积的甚厚,倒也不会摔伤。

待 那人再要扔蓝天时,跑得最快的一只狼奋力一跃之间,已经扑到了那人的背心上空,张嘴便咬, 蓝天不禁失声大叫。

却见那人百忙之中侧身避过,一拳击出,将那硕大的灰狼打的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跌在雪地之中,动也不动了。

便在几乎同时,稍落后的另外两只灰狼一左一右也已扑到了。

那人大喝一声,一脚将右边扑到之狼踢的倒飞出去,同时伸手抓住左狼的颈项,随手挥起,抡了个大圈,将近处的几只灰狼纷纷扫倒。

手中灰狼甩出,又砸倒了其余几只。

随即向前扑出,连滚带爬的避过了群狼的撕咬,几步赶上还未跑出多远的蓝天和帕克,抓起两人,左右各夹一个,毫不停留的向前急奔,攸忽之间便又到了武田牧夫身旁。

那人便将蓝天向前掷出,夹起武田牧夫,不停步的向前狂奔,但速度还是比空身一人要慢上许多。

几步之间,狼群便追了上来,领头之狼扑跃而起直咬向猎物的后颈。

就在此危急时刻,却听『嗖 』的一声轻响,一支羽箭急射而至,正中扑起之狼的咽喉。

中箭之狼被利箭横带出去数米之远方才从空中落下,挣扎了几下,便即不动,血将雪地染的通红。

随后羽箭纷纷而至,狼群登时倒下了一大片。

其余的灰狼停了下来,忆起以往在此处吃过的苦头,很不情愿的低声呜咽着转身离去。

那人到得此时方才抬头看去,便见村口处数个大汉正不住向逃走的狼群放箭,这才松了口气,将两人放了下来。

蓝天跑了几步,将还趴在雪地里的金月亮扶了起来,帮她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积雪,问道:『痛吗?你怎么不先跑哇? 』 金月亮撇了撇嘴道:『我要是先跑了,你被狼吃了怎么办。 』

言语间好像她能保护蓝天不被吃掉一样。

村口的猎人见狼群跑得远了,这才收了弓箭迎上来。

帕克跑到领头的魁梧大汉面前叫道:『爹。 』

亚历·萨尔姆斯皱着眉头将儿子上下打量了一翻,确认他没有受伤,这才放心的将儿子拉在身旁。

身后的蓝飞扬走到蓝天和金月亮身前,问道:『没事吧? 』见二人摇头,这才笑道:『难为你们了,临危之际还能想到救助同伴,真是好样的。 』

原来亚历约了蓝飞扬等人外出打猎,适时走到村口,解了几个人的狼吻之险。

那一边,高瘦的武田青山将儿子抱了起来连声安慰,才算止了武田牧夫的哭泣。

此时,已有几人跑过去将死狼拎过来。

蓝飞扬和亚历翻看被来人击毙的三狼,见或下腭碎裂,或头骨粉碎,或颈骨折断,手足劲力之强可见一斑。

亚历自忖自己要空手毙此三狼虽也不难,但要做到如此干净利落如同搏兔一般却是不能。

当下和蓝飞扬交换了一下眼色,心下都是佩服,走到来客面前,亚历沉声道:『好功夫。

那人微微一笑,道:『好箭法。

原来那第一箭正是亚历所发。

蓝飞扬打量来人,见他身材槐梧,穿着草原上常见的猎人装束,头戴皮帽,浓眉大眼,灰白的络腮胡子上挂的满是冰霜,背上背着一把带鞘长刀,满身的英武之气,不禁心下暗赞了一声『真是条好汉子。

大胆展穴裸体,当下让蓝天、金月亮和帕克向来人谢过救命之恩。

那人笑着摆手道:『不用客气,这几位小小处纪便能不顾自身安危救人急难,了不起,将来定是纵横叱咤的英勇人物。

蓝飞扬心中得意,自己的儿子毕竟不错,但口上还是逊谢道:『哪里,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孩罢了。 』

亚历听了那人的口音之后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接口道:『你是帝都人吧。

那大胡子脸色变了变,颇有些不自然的道:『兄弟武兰正是帝都边海城人氏,不知这位...... 』 没等他说完,亚历冷冷地哼了一声,扭头道:『帕克,回家。

头也不回的走了。

帕克看了看救命恩人,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出口,急匆匆的追着父亲而去。

武兰大惑不解,不知自己何处得罪了亚历。

蓝飞扬见状笑道:『请别介意,我们这位兄弟对帝都人有些偏见,这里风大雪大还是到我家去避避风雪吧。 』

武兰道:『兄弟还有急事就不打扰了。 』

蓝飞扬道:『这雪恐怕到明天也停不了,此处出去六百余里再无人烟,天一黑不仅容易迷失方向,若再遇上狼群就不好了。 』

武兰望了望压着厚重铅云的天空,一时沉吟不语,心中思忖:『若是迷路,可真成了欲速不达了,可万一他们追上来,不是连累了这些无辜的平民。 』

转念又一想,『已经毙了最近的一批人,风雪对他们同样是阻碍,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追来,还是等雪停了再走。 』

蓝飞扬笑吟吟的看着武兰,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中想:『好久没有帝都人来了,正好向他探听一下边海的形势如何。 』

说话间,武兰已拿定了主意, 『那就讨扰了。 』

蓝飞扬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拍了拍蓝天的头,『快回去告诉你娘,做菜烫酒,接待客人。 』

蓝天点了点头,拉着金月亮向村里跑去。

帕克跟在父亲的身后,,心中不断猜测父亲为何会如此生气,正低头思测之间,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亚历,怎么没去打猎呀? 』抬头看去只见一白发苍苍的老者正迎面而来。

亚历虽正自生着闷气,但还是恭敬的道:『海老爹,这么大的风雪还出来啊。

海老爹道:『我昨天和老菲亚斯说好了要去他家下棋的。 』

老菲亚斯便是安妮的爷爷。大胆展穴裸体,大胆展穴裸体图片,大胆展穴裸体视频,大胆展穴裸体下载

海老爹拍了拍亚历的肩膀,道:『亚历,事情过去这么久了,何必还是这么放不下呢,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

亚历摇了摇头,看了看身旁的儿子,欲语又止,叹了口气,低头就走。

帕克心中一动,道:『爹,我想跟海爷爷去安妮家坐一会儿。 』

亚历默然点了点头,就那么往前走去。

帕克目送父亲走远,忽然间觉得父亲的背影是如此的苍凉孤寂,全不似平日里的雄壮模样。

金月亮在蓝飞扬家里直呆到天傍黑,才想起回家。

蓝天如往常一样,将她送到家门口。

金月亮道:『明天咱们还去跟他们盖雪城堡吗? 』 蓝天眉毛一扬,道:『为什么不去?拳头厉害,可不见得事事占理。

金月亮点了点头,道:『那我明天上午去找你。 』

蓝天笑道:『别来得太早。

睡个好觉,作个好梦。 』

金月亮会心的一笑,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家门。

原来,金月亮经常作恶梦,蓝天每晚都会祝她做个好梦。

蓝天见她进了门,这才缩了缩脖子,抬头看看鹅羽飘飞的天空,急匆匆的往家中跑去。

当海老爹与帕克从菲亚斯家中出来时,夜已经深了。

帕克跟着海老爹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对送出门来的安妮说:『安妮,明天我们还搭城堡,你也来吗? 』想了想,又补充道:『用蓝天的方法,也许会成功的。 』

安妮笑了, 『明天别忘了叫我。 』

帕克心中一阵欢喜,连忙道:『一定。

扭头就去追海老爹,却见海老爹正站在不远处微笑的看着他们,不禁微感羞涩,急忙跑了过去。

雅各又将一瓶热好的酒送到桌上,蓝飞扬道:『你先陪小天睡吧,我还要同武兄弟再喝一会儿。 』

雅各点了点头,对武兰笑道:『武先生请随意。 』

武兰连忙站了起来,道:『大嫂太客气了。 』

雅各又低声对蓝飞扬道:『少喝一点。 』

这才转身回到了睡房,见蓝天早已睡熟了,便静静的在儿子身旁躺了下来。

但见灯光下蓝天脸上红晕未退,睡得正香,却还微微在笑,不知在睡梦中见到了什么。

雅各爱怜的摸了摸儿子的脸蛋,心中想:『这孩子的身子太弱了,怎么想个法儿让他强壮些呢? 』叹了口气,熄了灯,一时又睡不着,隔壁隐隐传来蓝飞扬二人的谈笑声,却莫名的觉得四周安静的过份,似乎少了某些总也不缺的声音。

雪,正下着。

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

帕克跟着海老爹默默的走着,心中只是盘旋着那几个早已闷了许久的疑问,却一直不知如何开口才是。

海老爹突然道:『帕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问我啊? 』 帕克不禁一怔,见海老爹猜到了自己的心思,想了想,问道:『海爷爷您是这村里年纪最大的人了,以前村里发生的事您都清楚吧? 』 海老爹深深的看了帕克一眼,笑道:『你是想问你母亲的事吧。

帕克点了点头, 『我问过许多人,他们支支吾吾的不肯说,我想我爹总是莫名其妙的发火,一定是跟我娘有关吧?他告诉我,说我娘死了,我就是不信,要是娘只是死了,爹只会伤心,不会这么烦恼的。 』

海老爹道:『你小小年纪想的倒是不少,你娘的确未死,只不过这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

说到这,忽的叹了口气,抬头望了望黑沉沉的仿若无底深渊的天空,道:『好安静啊。

帕克这才发觉四周真的是安静的异乎寻常,耳畔所闻的仅是风声、雪声而已。

雪花扬扬洒洒的飘落着,似乎亘古以来便一直未曾停过。

安妮目送着海老爹和帕克消失在迷茫的雪夜之中,这才返回屋里。

刚将门关好,便听见一阵阵急促的咳嗽声,转身看去,却见爷爷正憋的满面通红,腰都直不起来了,连忙抢上前去,给爷爷捶了捶背。

老菲亚斯这才回过气来,喘了几口,问道:『送走了? 』安妮点了点头。

『那就早点睡吧。 』

大胆展穴裸体,老菲亚斯继续道:『明天一早,先把墙角那只死狼送到你武田伯伯家去,让他帮忙收拾一下,然后再出去玩。 』

安妮答应着,将炉子压好,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将爷爷破了的那件衣服补好,这才熄灯躺下,一时也没什么睡意。

摸着胸前的那块心形的翡翠护身符,心想:『帕克可真勇敢,跑回去救牧夫。

蓝天那小子倒是看不出来,平时跟个哑巴似的,危险是倒也挺有胆量的。

要是再有这种事,我也一定得跑回去,可不能再让金月亮那小丫头给比下去了。

那个武兰的劲可真大,能把人扔那么远,不知道亚历大叔有没有这么大的劲。

明天城堡不知道能不能盖成,别又是白忙一场。 』

如此胡思乱着,渐渐昏睡过去,朦胧中,只觉得四下里说不出的安静。

窗外,雪正越下越大。

亚历将白天射杀的几只狼收拾完之后,将炉火升的旺了一些,屋中的暖意渐浓。

搬了把椅子,坐在炉旁烤火。

温热的感觉使亚历舒服的有些懒洋洋的。

一想起白天遇到的武兰,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不痛快,『哼,帝都能有什么好人,全都是些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 』

如此生了会闷气,忽又想起儿子,『这小子今天真是不错,不愧是我的儿子。

儿子长大了,明天该让他一起去打猎,好让他也见识见识,这小子早就想去了。 』

炉中的柴草粪便被烧的噼啪作响清晰可闻。

好安静啊。

连狼都不叫了。

亚历半睡半醒之间迷迷糊糊的想着。

漫天的鹅毛大雪使一切都变得模糊而不太真切了。

『很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了。 』

武兰望着窗外道。

蓝飞扬笑道:『我搬到落石村这么久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呢。 』

此时两人都有七八分的醉意,真是越聊越投机,可说得上是酒逢知已了,均觉得同对方聊起来有着说不出的投契。

又干了一杯,武兰道:『蓝大哥学识如此渊博,怎么不去做一翻事业,却在这小村中平淡度日呢? 』 蓝飞扬淡淡道:『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正所谓人各有志,武兰兄弟如此本领不也是选择浪迹天涯吗。 』

武兰笑着喃喃道:『人各有志,不错,人各有志...... 』忽的侧耳听了听,道:『真安静啊,怎么这附近的狼都是哑巴吗? 』 蓝飞扬一愣,凝神倾听,道:『奇怪,从来没这么安静过。 』

边说边站了起来,推门而出,四下看了看,目之所及,尽是一片苍蒙,四围里一片静寂,唯有雪落风嚎之声。

『阿黄。

阿黄。

蓝飞扬试探地叫了两声,却不见自家的狗出来,心下疑惧,走到院角儿窝旁,见那大黄狗卧在窝中一动不动。

伸手摸去,已是冰凉僵硬,不知死了多少时候了。大胆展穴裸体,大胆展穴裸体图片,大胆展穴裸体视频,大胆展穴裸体下载

微一沉吟,便将狗拎起,返回屋中。

武兰正站在窗边,见蓝飞扬进来,问道:『什么事? 』 蓝飞扬摇了摇头,神色凝重,将狗尸扔在地上,仔细翻看,未见丝毫的伤痕。

武兰抽出长刀,将狗腹剖开,只见内脏成了一团浆糊,乱七八糟的冻在一起。

两人对望了一眼,均看到发方眼中的恐惧。

蓝飞扬将狗尸扔出门外,道:『鸡犬不留,难道是...... 』不禁打了个寒颤,武兰摇头道:『不会吧?这个小村有什么值得...... 』猛的住口不语,心道:『难道这么快就到了? 』 蓝飞扬皱着眉头想了想,道:『若真是的话,以这里的人口来算,至多出动三千人,若集村中好手之力,应有一拼的可能。 』

武兰道:『那就赶快收拾一下...... 』话音未落,忽听得千百人齐声大喊,如平地雷起一般,声动四野,房头树枝上的积雪纷纷落下。

二人脸色大变,心下都道:『来得好快。

抢出屋去,但见四面下里火光冲天,暗沉沉的天空被映的成了血腥的通红之色。

『合围了。

蓝飞扬道,一提气间,已跃上了房顶,环顾之下,只见四野里密密麻麻的尽是火把跃动,连连绵绵的直到了目之所及处,已将落石村围的水泄不通。

正自惊疑间,忽听武兰在身旁道:『不对。

怕是有数万之众。 』

原来他也跳上了房顶。

『如此兴师动众不知为了什么? 』蓝飞扬心中不解,跃下房去。

二人均是帝国军中出身,见到了蛛丝马迹便猜到了些苗头,看到敌人如此声势,心知对方是下了决心不留一人。

蓝飞扬不假思索返回屋中,取下弓刀挂好,跑进室内,见雅各和蓝天都已惊醒,便道:『快穿好衣服。 』

雅各一面紧张的穿衣服,一面问:『什么事? 』 蓝飞扬道:『屠村。

雅各大惊失色,『怎么会。

『我也不太清楚,不像是为了我们来的,看这声势怕是帝国的正规精锐部队,拿着。

蓝飞扬自怀中取出一把短刀,递给雅各,『自己小心吧。

两人十几年的夫妻可以说是心意相通,雅各见丈夫神色如此紧张,便知此次怕是不那么简单了。

接过短刀,也不多说,抱起刚穿好衣服 正揉着眼睛的蓝天,道:『起吧。

蓝飞扬默默的看了看妻儿片刻,道:『生死的事我们经历的多了,希望老天这次仍能看顾我们,保佑我们逃脱大难。

雅各道:『能死里逃生过上这十多年的平静日子,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还奢求什么呢,走吧。

蓝飞扬点了点头,领先出了房门。

武兰见三人出来,道:『蓝大哥,这一带你熟悉,我听你的。

蓝飞扬点头道:『信得过我就跟我来吧。

拉着雅各走出了院子,武兰紧跟其后。

蓝飞扬年轻时久经战阵,深知屠村之后,便会放火焚烧,然后在原地挖坑掩埋尸骨瓦砾。

大胆展穴裸体,想躲起来逃生根本就是没有机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集村中好手之力将包围圈冲出一个缺口,或许会赢得一线生机。

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亚历·萨尔姆斯。

帕克听得海老爹似乎有告诉自己的意思,正想再追问之际,忽然发觉四围里猛的火光冲天,不禁愕然,心道:『难道着火了吗? 』 却又听得好似炸雷般的呐喊声轰的响起,一时直震得他心摇神颤,双耳嗡嗡做响,正惊疑之间,见海老爹脸色惧变,颤声道:『快回去找你爹。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帕克大惑不解,不明白海老爹怎么会如此慌张。

『别多问了,快回去就是了。

说完海老爹惶急的离去,方向却是适才二人走过来的那条路。

帕克心中奇怪,却也没办法再问,急急向家中跑去。

此时各户人家的灯逐渐亮了起来。

不少人走出屋来站在院中四下张望,全都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

亚历坐在炉边的椅子上,已然是半睡过去了,迷迷糊糊之际还在想:『帕克怎么还没回来? 』猛然间闻得惊天动地的呐喊声,一时惊醒过来,睡意全消,摘下墙上的猎刀弓箭,走出门去。

他家就在村口,亚历一出门就见村外火把如林,离村子不远处整齐的排着大队人马,火光耀动之下,寒光闪烁杀气腾腾。

亚历心中惊疑却不惧怕,出了院子,迎着那队兵马走了过去。

到得近前,见一人一骑立于兵阵之前,火光之下只见此人四十多岁的年纪,身材高大,相貌粗豪,一对碧绿如野兽般的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茫。

亚历一见此人不由勃然大怒,喝道:『你这无耻之徒还有脸回见我吗。

那绿眼将军却微微一笑,道:『亚历大哥,十多年不见了火气还是这么大,小弟倒是十分想念大哥。

亚历冷哼了一声道:『当年你还害得我还不够吗? 』 绿眼将军道:『当年若不是大哥相救小弟早就死在了这泊仑大草原,只怕连个埋骨之所都没有,哪还有小弟的今天,我感恩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害大哥呢。

当年那事,我只是奉命罢了,根源还是在于他们二人两情相悦,我若是真想害大哥,当时就不会只在那酒里下麻药而是毒药了。

亚历冷冷地道:『你以为我想不到吗?若当时杀了我,只怕黛丽便不肯跟他走了吧。

以你们二人的豺狼心性,若不杀了我永绝后患,又怎能安心呢。

绿眼将军又是一笑,却也不辩解,道:『都过去好么多年了,还提它做什么,如今她思子成疾,大哥何不做做好人,让我把他带了去吧。

说话之间,绿眼将军一直缓缓向前,到了说这后面一句话时,两人已相距极近,话音转低,想是有意不让身后的兵众听到。

此时,两人相距不过几步之遥,脸上的细微表情都可看得一清二楚,但见亚历满面怒气,握住刀柄的右手已然微微发抖。

两人十多年前相交甚厚,都深知对方的脾气懔性,见到此态,心知其将要发作,当下暗自戒备。

口中却仍道:『大哥可要为这全村人的性命着想啊。

亚历心中已是愤怒到了极点,但口气却是冷静的出奇:『就算我把儿子交给了你,你就会放过这全村人吗?你出动了这么多的人马难道仅是为了一个帕克吗?嘿嘿,十多年前谋我爱妻,今日又想抢我儿子和我的性命,我亚历当真就这么好欺侮的吗。

立时发作。

猎刀出鞘,一步冲到马前,脚下用力,人已跃起,猎刀挥出直斩敌人头颈之间,刀风卷得雪花横飞。

『好。

绿眼将军大喝一声,抽出腰侧佩剑,挥挡斩来之刀,同时一带马缰,战马长嘶一声,人立而起,前蹄直奔空中的亚历而去。

亚历刀被挡开,又见马蹄踏来,当下深吸一口气,借上跃未消之力向后翻了个跟头,避过马蹄,落入雪地之中,随手将猎刀插在地上,弯弓搭箭,一箭射出。

马前蹄刚落下,箭已袭到,正中战马左眼,深深刺入马脑之中,战马悲嘶一声,向前乱冲,亚历向左侧翻滚避开战马来势的同时,拔出地上的猎刀,一挥之间斩下了马前蹄,战马嘶叫着斜斜倾倒。

绿眼将军见势不好,一按马鞍,腾空而起,横飞出去,还未落地,便听弓弦轻响,暗叫不妙,危急中勉强侧了侧身子,还未为得及细想,一箭正中左肩,箭势不止,透肩而过,毫不停留,带出一溜血光,斜插入远处的雪地之中。

绿眼将军闷哼一声,人刚落地,一刀直奔面门而来。

绿眼将军着地滚出,同时将一片落雪激起,亚历一刀落空忽见眼前白雪迷茫,心中一惊,向后跃出。

绿眼将军乘此隙从地上跃起,挥剑刺出,刹那间连出十余剑,尖锐的破空之声响成一片。

亚历一间不容发之间,挥刀将这十余剑一一接下,而后大喝一声挥刀反斩。

绿眼将军肩伤不轻,接了几刀渐感不支,当下向后急跃,同时将手中剑掷出阻了亚历的追势,大喝道:『上。

身后的骑兵立刻纵马急冲而至。

此役目的是屠村,不须讲什么阵法,每个士兵都只想冲入村内痛杀一翻无还手之力的村民,更不讲什么纪律。

因事关机密,绿眼将军共调动了两万人马,只是大部分用于围村,以防有人漏网,实际参与屠村的只二千人,且全是步兵,但也已经较村中人口多的多了。

如此一面倒的形势下,人人皆无顾忌,如抢匪一般个个狂呼滥叫着一窝蜂地涌向村子。大胆展穴裸体,大胆展穴裸体图片,大胆展穴裸体视频,大胆展穴裸体下载

亚历见势不妙虽极想杀死绿眼将军,但终还是记挂着儿子,不愿就这么死在乱军当中。

于是弃了追杀的念头,转身就往村里跑去。

跑得几步,回头看去,见身后追的正急,骑兵已经到了咫尺之间。

当下心念急转,猎刀归鞘,一转身间五箭齐发,将追的最近的五人射下马来,空了的战马四处乱窜。

亚历看准最近的一匹扳鞍而上,就这么一误,已有数骑追了上来,当先一人挥刀就砍。

亚历闻得身后利刃破空之声,低头俯身避过,反手挥刀,将来人砍下马去,急急策马入村,直奔菲亚斯家而去。

追兵忙于屠戮村口人家,也就没紧追,反正四面合围,他是跑不掉了。

喊杀声中转眼便已夹了村人哭喊呼救之声。

亚历直奔菲亚斯家却同儿子走岔了路,帕克是绕道先送海老爹回家走的是经过蓝飞扬家的一条路,中间虽是只隔了几排房子,却是相见不能,就此差了过去。

蓝飞扬一众人一边走一边喊祸事来了快快逃命的话,却是无人理会,事情来的如此突然,起身到院中观望的村民谁都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都只是茫然的站在院中。

一行人堪堪走到村口,喊杀声四起,前面房子起火,一彪人马迎面冲了过来,火光闪动之下,寒光烁烁,杀气扑至。

蓝飞扬和武兰交换了一下眼色,心知军队来势正猛不可硬冲,当下回头就跑,身后兵丁紧逼不舍。

蓝飞扬突的停步转身,连珠七箭迅猛发出,当场身倒八九个人,却是有的一箭射中后,劲力不衰,穿过人身,又射倒身的一人,当真是准狠至极。

追兵来势不禁一滞,蓝飞扬转身又跑。

跑得几步,忽见前方跑来一人,近了才看得清楚却是帕克。

蓝飞扬急喝道:『快跑快跑。

帕克见如此来势虽不明所以,却也知不妙,扭头就往回跑,只是心中实在迷糊倒底为了什么被人追得四处乱跑。

海老爹年轻时久历四方,见多识广,初听到呐喊声见到火光冲天便猜到了几分,当即催着帕克赶回家去,自己却急急赶往菲亚斯家。

他早年未婚,老来独居,甚是寂寞,这几年中安妮常到他家帮着干活陪他说话,在他心中早把这聪明伶俐乖巧可爱的小姑娘当作了自己的孙女。

大胆展穴裸体,此时有事便不假思索的往菲亚斯家而去。

安妮和老菲亚斯早已惊起,正站在院中不知所措的四下里张望,看见海老爹气喘吁吁地跑来,便问:『海爷爷什么事? 』 『没事。

 

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